• <tr id='pz14d'><strong id='pz14d'></strong><small id='pz14d'></small><button id='pz14d'></button><li id='pz14d'><noscript id='pz14d'><big id='pz14d'></big><dt id='pz14d'></dt></noscript></li></tr><ol id='pz14d'><option id='pz14d'><table id='pz14d'><blockquote id='pz14d'><tbody id='pz14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pz14d'></u><kbd id='pz14d'><kbd id='pz14d'></kbd></kbd>

    <code id='pz14d'><strong id='pz14d'></strong></code>

    <fieldset id='pz14d'></fieldset>
          <span id='pz14d'></span>

              <ins id='pz14d'></ins>
              <acronym id='pz14d'><em id='pz14d'></em><td id='pz14d'><div id='pz14d'></div></td></acronym><address id='pz14d'><big id='pz14d'><big id='pz14d'></big><legend id='pz14d'></legend></big></address>

              <i id='pz14d'><div id='pz14d'><ins id='pz14d'></ins></div></i>
              <i id='pz14d'></i>
            1. <dl id='pz14d'></dl>
              1. 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教师散文:《那岁月中愈发厚重的长情》

                [日期:2018-10-08] 来源:  作者:类延勇 [字体: ]

                                                              那岁月中愈发厚重的长情

                      自从参加工作,插空回个老家就一直是萦绕我心头的一缕牵绊。

                      10月4号是我结婚十周年的日子。十年前,我把辛苦了半辈子的妈妈接到了临沂,但爸爸没有来——原因是父亲家有长兄,夙婴疾病,不能远行。所以,那时我每逢假期就想飞奔回家:一是看看父亲,更重要的,我也着实放心不下我一辈子单身又疾病在身的大伯。

                      婚后数年里,在妻子的支持下,我几次把大伯接到临沂,他都因一家老少蜗居一起不习惯而要求回家。无奈,争得老人家同意后,我们一家把他送到了敬老院,可即使那里条件很好,父亲依然感于手足,每逢周末,都要催我驱车回去一趟,看看膝前无子、形影相吊的大伯。当时我每到敬老院,看到老人家自己坐那里,孤独地望着院子里的树影,我都忍不住泪目——那是一种最原始的、源自宗族的、无法自控的亲情,也是大伯疼爱我30多年我却无以为报的愧疚。后来,大伯因故走了。走时我的兄弟父叔以及所有亲人都不在身边。他这一走,带走了我所有的欲孝却未能尽全力的愿和念,也留下了我的一生也不能平复的无限愧意。

                      至今记得,大伯第三次被我接到临沂来过年,适逢我刚换大房子。妻子催我去接大伯,一起在新房里过个团圆年,我欣然为之。可接来后,当他坐在新房里,我分明看到了他拄着拐杖坐在窗明几净的新居里的囧促——在除夕的晚宴前,他为了避免不会使用马桶的窘状而偷偷下楼找厕所,竟然在街上迷失了回家的路。当我发现后,一个大年夜,就这样成了举家动员的沿街寻亲之夜——我已经忘了那夜是如何在路边把他从瑟瑟寒风中找回的,但我至今都常想,如果那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那么我如何面对我的叔伯和姑姑?如果那晚把老人丢了,我此生的良心该何处得安?每每忆起,我都会潸然泪下。

                      最近几年,我突然发现,父亲最怕的就是听闻亲人身体不适或者偶有不幸。自从大伯走后,因三叔与父亲同在临沂,爸爸牵挂的血缘之亲就只有两个姑姑了。每次好不容易回去一趟,如果走得匆忙,未能去看看姑姑,就少不了被爸爸埋怨一通……

                      前不久,老家因台风“山竹”过境遭遇几十年不遇的山洪,爸爸却不顾我阻挠执意要回家看伶仃久病的大姑。我因有事缠身,无奈只好让姐姐冒雨送父亲回家,姐姐的车竟因山洪和暴雨多次险被困在途中——一路危险之巨,免不了让我们姊妹俩事后对老父亲的执拗各种不理解——最后好不容易到家,我家离大姑家只几里的路却几乎全被山洪肆虐,即使这样,那天的父亲依然坚持要顶风冒雨涉洪前往,几不顾命。爸爸回到临沂后,也被我多次埋怨——我总认为,看姑姑还有机会,又何必顶着台风前往?狂风骤雨和滚滚泥洪中,他已经66岁的瘦躯让我如何放心得下?

                      可就在大前天,我终于理解了父亲那天的固执——“山竹”离开仅一个多月,大姑也走了——在她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不知道她能否为不久前还曾在风雨交加中见过父亲一面而心生一丝欣慰?不知道她离开这个世界前是否心里想的全是他们兄弟姊妹含辛茹苦的过往?她安静地走了,带走了她一生的贫寒,带走了她在人世所受的一切难为,更带走了她的苦、她的泪,一如她檐头零落在风中的,枯死的瓦菲……

                      大姑是爷爷长女,因奶奶早逝,她自幼除孤苦伶仃外又多了在那食不果腹的年代料理一家六口老小吃住饮居之劳。后来近嫁邻村,虽也儿孝夫和,但却没过过一天舒坦富裕的日子。提起大姑,我想起的总是她满脸的风霜,还有那长着几根疏疏落落秋草的破旧瓦居。但即使生活境况并不宽裕,可在小时候的记忆中,凡是我们兄妹去,她也总是一边忙着生火,一边催着姑父杀鸡。记忆中她那对我们的热情里掺杂的全是作为晚辈今日的丝丝愧疚。

                      今天想来,往事历历在目,令人泪不自禁……

                      前天,我参加完姑姑葬礼,从她门前的巍巍青山里,特意和弟弟一起捡回石头一枚。此石坚硬,一如姑姑那代人在风风雨雨中的坚韧;上有花纹,一如那代人经历生活冲刷后的善和美。其花纹,竖看,隐约是一禅者礼佛,双手合十,静看两缕青烟氤氲而起;横观,实乃一神龟卧游瀚海,从容静穆,仿佛在平淡的岁月中愈发厚重的长情。留下它,权当对逝去长辈的纪念,更是对身边亲人的祝福。

                       谨以此文,悼念我那苦命的大伯和姑姑。

                                                                                     类延勇    草作于二零一八年十月七日夜

                 

                        备注:姑姑十月四日撒手而逝,五日出殡,我六日返回临沂即感风寒。七日夜间,家中卧榻观石起意,怆然有感,执手机以草记之。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类延勇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更多
                一中指南
                热门评论